> 出版品 > Passage au crible (chinois) > PAC 77 – 授予诺贝尔奖得主的重责大任

PAC 77 – 授予诺贝尔奖得主的重责大任 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欧洲联盟

Josepha Laroche

赵伟婷 译

Passage au crible n°77

Prix Nobel de la paix, UESource: Wikipedia

2012年10月12日,欧洲联盟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Thorbjorn Jagland)宣布得奖者时发言表示:「欧盟在过去六十年中为促进和平丶和解丶民主和人权进步上做出了杰出贡献」。

历史回顾
理论框架
案例分析
参考資料

历史回顾

1895年11月27日,瑞典杰出的化学家丶工业家兼慈善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在其遗嘱中奠定了以和平主义与普世价值为根基的国际奖励制度。遗嘱条文中列出了他指定创立的五个年度奖项1 ,物理丶化学丶生理学或医学丶文学及和平奖─每个奖项都必须对世界和平发展作出贡献,并将诺贝尔和平奖的授与事务委托给挪威议会(Storting)。此项措施引起了瑞典的反弹,因为在当时挪威是由斯德哥尔摩所管辖。但是对於这位火药发明者而言,挪约议会所部属的和平行动,比起瑞典─挪威联盟内部的纷争更佳重要。深信自由主义和民主的诺贝尔刻意指定由挪约议会来颁予和平奖,因为他认为挪约议会是最有能力且最合法的机构来管理此一奖项。因此,从1901年,各个奖项颁发的第一年开始,是由挪约议会在奥斯陆颁发给对和平有贡献的个人或是组织。矛盾的是,颁发和平奖的所在国─挪约,是今日欧洲怀疑论最深的国家之一。

对於和平奖的具体遴选标准,此位瑞典慈善家并没有详细说明,而只是简单地概述了三个主要方向。他写到:「必须为国家之间的友好行为丶放弃或裁减军队以及举办与宣传和平会议方面做出贡献」。然而,我们仍可以从历届桂冠中区分出四大理想类型,一个世纪以来,这四个理想类型共同形塑与执行了诺贝尔外交政策,分别为: 1)致力於和平主义和人道主义运动;2)促进权利以实现和平,3)志愿传教4)以各项专业促进和平。但是,很明显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欧盟并不属於上述的任何一类。因此,要如何解释此次诺贝尔授奖行动呢?

理论框架

一丶行为式的权威(autorité performative)。行为式发言(énoncé performatif)的概念来自语言学家奥思丁(Austin)。不同於描述性发言(如「正在下雨」),行为式发言能产生实际的作为,因为行为式发言者,拥有改变实际情况的能力,而且这项能力和发言者所处机构的地位以及所拥有的权威相关联。
二丶政策推动的机会之窗(policy window)。这个最初由约翰金登(John K